DJ培训学校,调酒师培训学校,MC培训学校,,灯光师培训学校
南昌-长沙-贵阳-广州校区
电话微信:181-7918-1620

电子音乐在中国有怎样的发展轨迹?

发表时间 编辑:皇家DJ培训学校

近几年,“电音”这个词,攻占了各种社交网络。身边的伙伴们,常常把EDM,百大DJ挂在嘴边。去电子音乐节,也变得特别时髦。
 
冲的电音节越来越多,蹦迪的场子越来越大,电子音乐在中国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?
 
前段时间,VICE团队与腾讯视频联合推出了一部讲述中国电子音乐近30年发展历程的纪录片《触电中国》。
 
片中采访了很多DJ/制作人、Club/厂牌老板、电子音乐推广者和乐评人等,让我们从更多方面去了解电子音乐在中国的发展过程。
 
今天蓄电CHN编辑部,就带大家了解一下,影片中讲到的中国电音的起源。

 
Disco广场的荷东音乐
 
正装喇叭裤,千人迪斯科
 
90年代初,在北京、上海,JJ、NASA、莱特曼一类的disco广场,火爆一时,可以说是国内真正意义上的“第一次全民跳舞狂欢”。
 
这种disco广场文化,从广东传来。每到周末,这些迪厅场场都爆满,里面放的音乐都是当时比较流行的荷东,那时还没有电子音乐。
 
荷东(Hollywood East),是荷里活东方明星舞会的简称,80年代在香港的尖沙咀红极一时。
 
那里的驻场DJ ALEX制作的荷东、猛士舞曲系列,在八九十年代,席卷了内地大大小小的迪厅。
 
ALEX回忆当时,人数最多的时候,场子里能有1000多人,大家穿着正装、喇叭裤跳舞。“当时我自己有一个想法,那些Eurobeat的音乐在欧洲很红,但是在亚洲几乎没人听过,我一直想出一个碟,将这些舞曲重新remix,在全亚洲去发行。荷东在中国,卖了差不多400多万张。”
 
 
九霄俱乐部的老板张有待,几乎经历了中国整个电音场景的发展。“我记得第一次去这种迪厅是在90年代,在上海,场地的确特别大,那时候还有弹簧地板。”
 
后来,disco广场走向落寞,生意越来越不好。伴随着莱特曼、JJ等一众disco广场关门,荷东和迪厅,成了一众人的青春记忆。
 
 
电子音乐的到来
 
全世界都在热舞,我们也要加入
 
改革开放后,西方的青年文化和娱乐方式,开始从各种渠道进入中国。
 
摇滚乐和电子乐,也从这时开始震撼中国青年人们的耳膜,中国开始跟国际同步去感受音乐的潮流。
 
 
深圳电台“未来之声”的主持人倪兵,大概是属于深圳第一批,开始上网的人。“我记得很清楚,那时候一个月工资大概六七千吧,每月交网费大概交两千多,特别舍不得。”
 
 
大约在1995、1996年,那时倪兵的节目,播放的还是以摇滚为主的音乐。“一次我上网的时候,突然找到了英国的Bath,就是那个巴斯大学,它有一个校园广播站,里面有个节目每天播放的都是特别奇怪的那种音乐,我很喜欢。”
 
于是,倪兵给对方发邮件,希望能在自己的电台节目中,播放这些音乐。没想到,一个叫Justin Gould的人,给他回了邮件。“Justin说没问题,会把每期节目的磁带,给我寄过来,但他说因为他是个学生,没什么钱,所以可能一个月寄一次。”此后,倪兵每个月都能收到一个包裹。
 
 
倪兵在节目上播放Justin寄给他的音乐,“我觉得这真正带我进入了电子音乐的世界,这是互联网的一个奇迹。”
 
 
1996年前后,大陆的地下音乐圈,更多的是重金属摇滚乐。Trance、Techno各类风格的锐舞派对,在香港开始流行。
 
“到了1996年的时候,伦敦放的音乐,纽约放的音乐,我们在北京也可以听到同样的声音,我感觉到我们可以跟国际第一次,同步去感受同一种音乐的潮流。所以我觉得,这个电子音乐时代到来了,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在跳舞,我们也要加入。”张有待说。
 
张有待开始注意到了身边一些朋友的转变。前红烧肉乐队吉他手、灯笼俱乐部主要创始人翁嗡,就是其中之一。“他可能是我认识的,在北京最早决定放下吉他,拿起唱片的一个人。”
 
长城锐舞派对
 
派对动物,抬音箱爬长城
 
当时,来自瑞士的DJ MICHAEL,在北京举办了一系列的音乐派对,主要做House音乐。张有待在参加之后,不仅认识了更多圈内志同道合的好友,也有了很多感触。
 
“年轻的时候觉得音乐是反叛的,但是后来慢慢发现,音乐更多的是享乐主义精神,所以后来我决定跟Michael一起做Cheese派对。”
 
1998年,北京金山岭长城,“CHEESE”锐舞派对就这样开始了。派对的音箱,都是一众“派对动物”齐心协力扛上去的。
 
锐舞文化奇妙的一点就是,可以接纳形形色色的人。这里有律师,有医生,有摇滚青年…虽然群体杂,但大家特别和谐。
 
那时,大家获取电子音乐的渠道有限,得到了一点快乐,那就是真的快乐。
 
长城上的锐舞派对,一直开到第二天早上十点,人群才不舍地散去。
 
90年代末,是中国地下电子音乐的启蒙阶段,各种锐舞派对,给当时的青年一代,无论从文化、价值,还是生活方式,都带来了深远的影响。
 
地下俱乐部
 
离声音近一点
 
进入2000年,各种地下俱乐部、厂牌开始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。
 
“88号”俱乐部里聚集着演员、模特、导演等一众社会名流,也聚集了北京当时有名的几个厂牌:打气工厂、Cheese Beats、Lotus、House Nation。
 
张有待注意到,一些年轻人在选择去一个俱乐部的同时,也开始选择里面的音乐。于是,他便做了九霄俱乐部,地址就在三里屯。
 
很多电子音乐厂牌,选择在九霄做活动,每到周末,俱乐部附近就聚满了参与派对的年轻人。
 
2007年,北京好运街,白兔俱乐部开幕。创始人希望能把德国柏林传奇俱乐部Berghain带给他的冲击,也带给国内青年。
 
白兔邀请到了多位来自德国的Techno DJ进行表演,火爆一时,所有人都想去看一下。
 
2009年,灯笼俱乐部在三里屯3.3地下开幕,带给大家全新的电子音乐体验。
 
白兔持续了大概两年时间,后来因为消防等问题,被迫关门。
 
面临拆迁,经历了差不多三年之后,三里屯的九霄不复存在。
 
不断上涨的租金,也让俱乐部生存越来越艰难。
 
10年之后的如今,张有待在望京自己新开的咖啡馆里,还是留出了给九霄的位置,每个星期四还会有最早在九霄俱乐部的DJ Leslie放音乐。
 
荷东老炮Alex则改名Jamaster A,选择放起了EDM。
 
翁嗡的灯笼俱乐部,在工体一众夜店里,默默坚持了十年。
 
影片中播放了一个画面,一位参与长城锐舞派对的青年,在接受当时的采访时,对着镜头说,“离声音近一点,就知道大家为什么来这儿了。”
 
电子音乐从进入中国至今,不过几十年,有太多的人见证着它的发展,很幸运,我们也是其中之一。
 
如今,club遍地,电子音乐节轮番轰炸,我们不敢说,现在是中国电子音乐最好的时代,但希望,国内的电子音乐市场,能够迎来大家翘首以盼的黄金时代。
 
到那时,请你告诉不熟悉电子音乐的朋友,“离声音近一点,就知道我们为什么喜欢它了。”

长沙校区:15387491810
南昌校区:18172843996
长沙校区:15387491810
南昌校区:18172843996
1框架
上课方式:一对一上课时间:全日制
价格:¥19800(包吃住)
DJ全能班 QQ
上课方式:一对一上课时间:全日制
价格:¥15800(包吃住)
DJ职业班 QQ
上课方式:一对一上课时间:全日制
价格:¥6800(包吃住)
DJ兴趣班 QQ

报名流程

PEGISTRATIONPROCESS

了解学校相关课程

电话咨询或者QQ咨询

网上报名或来校报名

办理入学手续

安排学习

学业完成参加工作

备案号:赣ICP备16001576号-3

DJ培训学校,调酒师培训,灯光师培训

江西南昌校区:南昌市西湖区象山南路景田大厦13楼

湖南长沙校区:长沙市芙蓉区韶山北路维一星城国际16楼

贵州贵阳校区: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M区2号楼

Copyright © /,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dj培训学校

18179181620微信同步(夏老师)

返回顶部